互助保险监管细则呼之欲出

“互助保险的组织形式与商业保险公司差异很大,我们正在着手制定监管细则。”中国保监会发展改革部相关人士近日在北京举行的“农机风险管理与保险发展课题成果论证会”上表示。  

据了解,在商业保险公司的身影“无处不在”的当下,互助保险在一些行业仍然是主流保险形式或是必要的补充。比如,交通部下属的中国船东互保协会、全国总工会有职工互保部门。  

在“三农”方面,互助保险有黑龙江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浙江省宁波市伏龙农村保险互助社、农业部下属中国渔业互保协会以及一些省级农机监理站与江泰保险经纪公司联合试点的农机互助保险。  

目前纳入保监会监管的互助保险只有阳光农业相互保险公司以及伏龙农村保险互助社。据上述人士透露,日益壮大的互助保险已经引起了保监会高层的重视,互助保险监管制度制定已经纳入保监会发展改革部2014年重点工作事项,并将适时公布监管细则。

被逼出来的互助保险   

农机互助保险突破了商业保险保不起、农民买不起怪圈   

行学敏是陕西农业机械安全协会的秘书长,在论证会上做农机互助保险经验推介的时候,偶尔会冒出一两句陕西话。陕西省农机互助保险已经试点5年,发展到2.5万余名会员,828万互助金。“长这么大了,还像个没娘的孩子,期待国家有部门监管。”行学敏接受《农村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  

5年前,也是从陕西赶赴北京,当时他是以陕西省农机安全监理站站长的身份到农业部反映基层情况。因为费率难以确定,商业保险公司不愿按照国家《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的拖拉机交强险的价格承保,导致农机安全监理部门不能履行职责,办理农机年审、年检、新车上牌、办证等法定手续遭遇困境。因为按照新规定,从事运输作业兼用性质的拖拉机不买交强险不能上牌办证。  

农业部对应部门的一位工作人员听了情况,对行学敏表示,新规定是为了保护被农机事故伤害的第三者的权益,维护社会和谐稳定,只能依法执行。农机保险能否突破商业保险保不起、农民买不起怪圈?带着这个疑问,这位工作人员给行学敏推荐了江泰保险经纪公司国土农林风险部总经理郭永利。  

从事互助保险研究的郭永利联合江泰农业保险专家组经过调研,很快提出解决方案———在省农机局安全监理系统的主导下,成立省农机安全(互助)协会,江泰保险经纪公司提供专家管理帮助,共同开展农机风险互助保险。  

互助遭遇“中国式”尴尬   

现在的问题是谁来认定我们这个协会是互保组织 。

“我们充分借助农机监理这个系统,大大降低了展业成本。”郭永利对记者表示。此外,互助保险的特点是投保人既是保险人又是被保险人,不存在赔不起的问题,有多少赔多少。如果互助金有盈余,滚动到下一年度继续使用,还是会员的资产。省农机安全(互助)协会和江泰保险经纪公司的定位是互助保险的组织者,从互助金中获取一定的服务费以覆盖运营成本。  

据介绍,江泰互助保险模式目前已经在陕西、湖北、湖南三省全覆盖,明年海南有望加入试点。有了农机安全协会,首先协会组织会员向商业保险公司集体投保拖拉机交强险,“抱团”后解决了单个农民投保难、保险公司不愿保的问题。然后,协会进行农机互助险研发,从农民的负担能力和保险要求出发,量身定做了农机驾驶操作人员险、机身损失险和第三者责任险等保险产品以及安全管理、事故救援、配件维修等增值服务。  

行学敏表示,有了农机互助保险,农机监理站也有了工作抓手,与农民的关系也和谐起来。据介绍,农机监理站有安全服务这个职责,但是之前工作人员不知道哪里出现了事故,现在有了保险,事故都凸显出来  

然而,这样一项为农民解决问题的互保组织却一直遭遇“中国式”尴尬。行学敏介绍,刚开始试点的时候,担心的问题是能不能干。直到今年3月份,《农业保险条例》实施,规定互保组织与商业保险公司都是农业保险的经营主体,这才让农机安全互助协会有了“名分”。

“现在的问题是谁来认定我们这个协会是互保组织。”行学敏说。据介绍,陕西省民政部门社团备案的时候,不收金融相关的资料。陕西保监局听取情况介绍,可以备案,但是不知怎么监管。陕西农业厅担心风险,也不愿入险。  

行学敏找这些部门来监管处处碰壁,但是也有一些部门让他看到希望。陕西省财政厅已经认可农机互助保险是惠农手段,对保险进行财政补贴。陕西省委调研室到基层调研后,写报告认同农机互助保险。

如何监管尚有争议   

谈及偿付能力的时候,几位农业保险专家纷纷发言反对   

“保监会找不到相关条文,没有相关部门来监管。”郭永利表示。据记者了解,此次农机互助保险的论证会邀请了保监会财产保险部和发展改革部,但是只有后者相关人士出席,这意味着保监会对哪个部门来监管互助保险已经明晰。  

上述保监会发展改革部人士也表示,已经到各个互助保险组织走访调研,下一步要着手制定详细的监管制度,包括行政许可、偿付能力、治理结构以及财务管理等多个方面。  

然而,谈及偿付能力的时候,与会的几位农业保险专家纷纷发言反对。原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农村保险部经理刘恩正表示,不能用商业保险的方式来监管互助保险。互助保险互为保险人,没有资本金,不以盈利为目的,所以不存在偿付能力问题。  

农业保险专家朱文称,没有办法计算偿付能力,但是不能没有风险准备金。监管要从维护会员权益、控制风险为出发点,对保险条款、险资管理和服务质量等方面进行监管。